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286hm.com >

写一篇300字的消息(采访记录)

发布日期:2019-10-24 20:01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旁白)看乒乓球赛是孔令辉三岁开始的生活,但往后的日子,他不仅是看,还要天天的在球场上嘶杀。(孔)我觉得那个阶段失去了很多童年的乐趣。(旁白)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比赛的当中他从来不会笑。(孔)我觉得参加比赛的这种重要性,有一定压力的时候,可能会是非常沉重的心情。(旁白)不过在一面面奥运及世界的金牌的后盾下,今天身经百战的孔令辉已经能够在赛后一展欢颜,露出一个27岁男孩的真性情。从运动当中,孔令辉活出自我。(孔)作为运动员来讲,你不能每时每刻都回想过去,你要着眼未来,你要不断努力。(旁白)知道孔令辉的人很多,但是要深入认识这位全球知名的球手为什么会成功,得从他身边几件事开始着手。这个访问让我们先从球拍切入。

  主:你六岁的时候开始打乒乓球,那个时候我记得我曾经看到一篇报道上说,你父亲把一个断了把的乒乓球拍,用钉子钉了一钉,把这个胶皮还是用粘的粘上去的。第一面的乒乓球拍对你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孔:因为小的时候不是打专业的,随便拿一块板都可以玩。因为那会儿好的球板也不多,他就找了一块球拍,先颠球或先对着墙打,所以拿什么球拍对我也无所谓,也打不出什么感觉。

  (旁白)第一面球拍打出了潜力,不过更重要的是,给他第一面球拍的是孔爸爸。

  孔:他伴随着我一直成长,从我儿童少年时期,包括青年,包括现在成年时期。因为在国内比赛他会给我做临场指导,而且直到现在在国家队训练,他有时也会指出一些中肯的意见,对我有一些指导。

  主:父亲算不算是了解你最深,我指的了解不是个性上的了解,是运动上的,特别是乒乓球技巧上的了解最深的人。

  孔:肯定是。因为他本身也是教练,对我的关注肯定不同的。而且又是作为双重的教练和父亲的身份来观察我在比赛中的一些发挥。

  主:球迷对你这样的高度关爱之下,会不会让你在球员之间的相处上面容易发生一些磨擦。

  孔:我们应该是天天在一起,这个集体是非常融洽的,而且运动员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好。我可能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要远远多于我父母,多于教练。

  主:你的人生在球场上开展得非常早,三岁开始看到乒乓球,六岁就开始学打乒乓球,这些起步比别人快很多。但是你的感情生活已经起步了吗?

  孔: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我觉得这是两个方面。但是如果发展得比较顺利,对你打球一定有好处。

  主:如果说跟你父母在球场上对你的关爱或对你的鼓励来比较的话,在感情生活当中的另外一半,她的重要性在哪里?

  孔:影响。。。一个人是吗?应该是蔡振华,蔡指导。因为我觉得从我进国家队,这一步一步取得的成绩跟他都有很大的关系。

  (旁白)是那面球拍,是父亲,是队友,女朋友以及至关重要的教练让孔令辉在乒乓球场上一路走来始终如一。出身哈尔滨的孔令辉念幼稚园开始打乒乓球,他从来没有想到这样一打就是二十年。

  主:是不是因为你父亲是教练的关系,所以让你在三岁的时候,第一次看到乒乓球的时候,就会有这种想要打球的冲动。

  孔:没有。因为小的时候我父亲是教练,所以经常跟他去训练馆看他教他队员打球,我就在旁边玩儿,也没有想到以后会成为职业运动员。小时侯六岁开始打,打了一星期以后,我父亲才知道我打乒乓球,才慢慢的鼓励我继续学习。

  孔:因为我小时侯住在幼儿园,就是一个星期回一次家。老师让我打,打了以后,过了一星期我父亲来接我的时候,我才告诉他我刚开始学,打着玩儿,打乒乓球。

  孔:每个人我觉得打倒后面,如果要打倒一定高度,都需要有一定的天分,才能够冲上一个台阶。小的时候,就是教练都说因为打球的感觉还可以,慢慢的这么玩儿。但是到后天你必须要付出努力才能够有收获。我觉得这是后天努力要多一点。

  主:对你来讲,在你年少的时候,年青的时候,这些练球的生涯是苦多于甘,还是甘多于苦?

  孔:肯定是苦多于甘。因为做为运动员来讲是与苦与累分不开的。而且在小的时候,必须要坚持。因为一旦半途而废,就前功尽弃了。因为我在小的时候,我父亲不是直接指导我的,而是有其他的业余体校的教练。我觉得那个阶段失去了很多童年的乐趣,但是那个阶段。。。

  孔:比如玩儿一些小孩儿玩儿到的游戏,包括有很多的业余时间。我这个时候需要在训练,不能享受这些乐趣。但是我觉得这个阶段,到目前为止回想起来,那段时间的基础打得比较好。

  孔:对。因为小的时候爱动。因为男孩子我觉得大部分都是这样,比较淘气,跟伙伴在一起会打打闹闹。

  主:所以要绑住你在一个地方练习,不能够让你去跟一般的小孩子一样去玩儿或做一些其他的户外活动或是开拓,因为我知道你小时侯还有其他的嗜好,譬如说你喜欢写毛笔字,也喜欢画画是不是?牺牲掉这些兴趣,对你来讲是不是很痛苦,很可惜的事?

  孔:肯定是。但是我觉得打球本身也是一种乐趣,因为每天接触到新鲜的东西。小时侯进步比较快。而且跟队员一起打,经常打比赛,有很多乐趣。但是画画和写毛笔字只是说我的业余爱好,到最后不得不放弃了。

  主:刚刚我们讲到少年时期的苦与甘,特别来说说你觉得最难忘的而且是练习上的最辛苦的一些经验,好不好。

  孔:因为小时候都是上完学以后去训练,业余体校教练对我的要求很严,经常因为比较调皮,好几次挨教练的揍。我觉得印象还是比较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