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专题中心 > 金种子酒营收、净利、毛利率、现金流在徽酒四朵金花中均垫底
 

金种子酒营收、净利、毛利率、现金流在徽酒四朵金花中均垫底

【论文时间: 2021-11-29 05:50

  今年前三季度,上市公司金种子酒实现的营业收入为8.07亿元,同比去年增长21.58%。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均为亏损,分别为1.44亿元、1.63亿元,同比分别下降37.36%、37.33%。

  在第三季度,金种子酒的营业收入为2.62亿元,同比微增3.18%,而净利润、扣非净利润也是亏损,分别为0.47亿元、0.53亿元,同比分别下降8.14%、2.77%。

  关于亏损,金种子酒给出的理由是成本上升、加大研发投入投资收益减少及终止确认以前年度所得税负债所致。

  据短平快解读了解,金种子酒前身为阜阳县酒厂,在1949年成立之后,于1998年在上交所上市,目前有“金种子”“醉三秋”“种子”“和泰”“颍州”等五大白酒品牌。虽然品牌众多,但多以普通白酒为主。

  金种子酒与古井贡酒、迎驾贡酒、口子窖被誉为徽酒四朵金花,下面将其近年来的发展情况与另外三家做个详细对比。

  从营业收入来看,2018年至2020年,金种子酒的营业收入从13.15亿元下降至2020年的10.38亿元,降幅为21%。同期口子窖的营业收入从42.69亿元下降至40.11亿元,降幅为6%;古井贡酒的营业收入从86.86亿元增加至102.92亿元,增幅为19%;迎驾贡酒从34.89亿元下降至34.52亿元,降幅为1%。

  对比来看,金种子酒的营业收入降幅远超口子窖、迎驾贡酒。今年前三季度,金种子酒营业收入的同比增长率(21.58%)也落后于同期的迎驾贡酒(42.62%)、口子窖(35.05%)、古井贡酒的增长率(25.19%)。

  从销售区域来看,金种子酒在安徽省内的营业收入从2018年的10.58亿元下降至9.35亿元,累计下降11.63%;同期的口子窖在省内的营业收入从35.6亿元下降至31.74亿元,累计下降10.84%;而迎驾贡酒在省内的营业收入总体稳定,从19.52亿元增加至19.98亿元,累计增长2.36%。

  需要指出的是,金种子酒在省内的毛利率持续下降,从45.87%下降至25.78%,累计下降20.09%;而口子窖、迎驾贡酒在省内的毛利率则分别有所增加,其中口子窖的毛利率从75.18%增加至76%,而迎驾贡酒省内的毛利率则从65.60%增加至71.83%。

  金种子酒在省内的毛利率垫底,产品竞争力有待加强。在综合毛利率上面,金种子酒的情况也不乐观。

  从销售毛利率来看,金种子酒的销售毛利率逐年下滑,从2018年的51.25%下降至2020年前三季度的26.69%,累计下滑了24.56%。

  对比来看,口子窖、古井贡酒、迎驾贡酒的销售毛利率较为稳定,其中迎驾贡酒的毛利率从60.92%增加至68.47%,累计增长7.55%。金种子酒的销售毛利率在四家企业中垫底。

  从扣非净利润来看,2018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金种子酒累计亏损金额为4.87亿元,同期的古井贡酒、口子窖、迎驾贡酒分别盈利72.04亿元、54.69亿元、34亿元。

  今年前三季度,金种子酒扣非净利润亏损1.63亿元,同比下降37%,亏损加剧,同期的古井贡酒、口子窖、迎驾贡酒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9.02亿元、11.05亿元、9.12亿元,同比分别大幅增长。

  不管是经营规模,还是盈利能力,金种子酒在四家企业中的地位均是“吊车尾”。

  从营业成本来看,金种子酒的营业成本从6.41亿元增加至7.5亿元,累计增长17%,同期的古井贡酒的营业成本从19.32亿元增长至25.5亿元,累计增长31.99%。

  而口子窖、迎驾贡酒的营业成本有所降低,其中口子窖从10.94亿元下降至9.96亿元,降幅8.96%,而迎驾贡酒则从13.63亿元下降至11.35亿元,降幅为16.73%。

  今年前三季度,金种子酒、口子窖、古井贡酒、迎驾贡酒的营业成本分别为5.91亿元、9.22亿元、24.2亿元、10.03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3.19%、45.83%、24.86%、29.72%。口子窖的营业成本增长率最高。

  从存货来看,金种子酒的存货从2018年的6.99亿元增加至2020年的9.69亿元,累计增长38.63%;同期的口子窖的存货从20.16亿元增加至28.79亿元,古井贡酒的存货从24.07亿元增长至34.17亿元、迎驾贡酒的存货从23.91亿元增长至30.2亿元,累计增长率分比为42.8%、41.96%、26.31%。

  今年前三季度,金种子酒、口子窖、古井贡酒、迎驾贡酒的存货分别为12.43亿元、33.29亿元、42.89亿元、33.22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0.59%、25.18%、45.18%、18.37%。

  从经营现金流来看,从2018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金种子酒的经营现金流均呈现净流出状态,分别为1.84亿元、1.75亿元、1.6亿元、3.14亿元,累计净流出8.33亿元。

  对比来看,同期口子窖、古井贡酒、迎驾贡酒的经营现金流均为净流入状态,其中口子窖合计流入31.86亿元、古井贡酒净流入88.83亿元、迎驾贡酒净流入32.1亿元。

  现金流是一家企业的命脉所在,若金种子酒后续依旧未能改变经营现金流净流出的现状,结果是可以预料的。

  从经销商数量来看,2018年至2021年Q3,金种子酒的经销商数量在持续减少,从初期的480家减少37家至443家,其中省内减少20家至Q3的368家、而省外减少17家至Q3的75家。

  对比来看,同期的口子窖、迎驾贡酒的经销商分别增加161家、268家,增加的经销商主要位于省内,分别为112家、199家。

  经销商对于白酒企业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为什么金种子酒的经销商数量日益萎缩呢?这点是值得金种子酒高管值得思考的。

  从员工数量来看,金种子酒的员工从2018年的3114人减少212人至2020年的2902人,同期的迎驾贡酒的员工则从6608人减少327人至6281人。而口子窖、古井贡酒的员工则有所增加,其中口子窖员工增加117人,而古井贡酒员工增加1613人。

  综合来看,金种子酒的多项数据,例如营收、净利、毛利率等均与口子窖、古井贡酒、迎驾贡酒三家企业存在较大差距,金种子酒该如何缩小与这是哪家企业的差距呢?或许只能从自身入手,但这绝非一朝一夕所能改变。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