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单招政策 > 放不放炮?这是个道德问题
 

放不放炮?这是个道德问题

【论文时间: 2021-11-11 00:27

  2004年于华中科技大学新闻学院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加盟中国青年报青年话题版,在国内数家媒体开有时评专栏。作品以尖锐、理性、客观和视角独到见长,在批判公权之恶的同时,从未放过对舆论、大众、平民、自我之恶的批判。

  已经找不到任何一个理由,来支持我们春节再燃放烟花爆竹了,我们整天在抱怨雾霾越来越严重,另一边却还不放弃这一点所谓的传统,还说这是我们快乐的权利。我觉得这一点就是缺乏公德意识的表现。

  这样一种习惯也导致了我们这个社会的道德的不断地荒漠化,因为我们只是谈道德的时候都是谈别人,别人应该承担什么责任,我们习惯于做一个道德的消费者,我们习惯去消费道德,而不是去生产道德。我们习惯于别人去当好人,别人去做一个有道德的人,我们来享受别人道德给我带来的好处。很多人都是这样一种心态。而且很多人在谈道德的问题都带着这样一种优越感,把自己是置身事外的,我是一个批评别人不讲道德。

  这种习惯性思维有三个支撑。第一个支撑就是一种习惯性的自卑,好像中国人就比外国人更加不文明。第二点是一种习惯性的污名化。他是带着一种好像一说中国人怎么样,就显得自己的判断特别高端、大气、上档次,他说这些的时候其实是把自己排除在外的。第三点,可能是一种习惯性的惰性。因为看很多问题,他没有去仔细地分辨到底是不是中国人的问题,到底是不是文明素质的问题,就习惯性加了这样一个上纲上线的帽子。

  【解说】从蛇年腊月二十四开始,北京市气象局面向公众每日提供燃放指数预报服务,在去年“适宜”“不太适宜”“不适宜”基础上,增加了“极不适宜,请不要燃放”。除夕夜和年初一都不适宜,年初二极不适宜燃放,但在刚刚过去的除夕爆竹声依然是此起彼伏。

  【曹林】已经找不到任何一个理由,来支持我们春节再燃放烟花爆竹了,我们整天在抱怨雾霾越来越严重,我们整天在抱怨这个城市的空气越来越污染,我们一边在抱怨空气越来越污染,一边我们还不放弃这一点所谓的传统,还说这是我们快乐的权利。我觉得这一点就是缺乏公德意识的表现。公德意识就像我们一开始说的并不是指向别人,让别人承担这个责任,我们很多时候并不仅仅只是这些雾霾、污染的受害者,很多时候我们也要看到我们也是施害者。雾霾铺天盖地,而且连成片,我们觉得,好像很难立刻采取一些措施来改变这个状况。但是,为什么会有无力感呢?就因为我们都在指望别人、政府来采取一些措施来减少雾霾,而没有想到我们从自身,也应该从我们自身做起,假如我们每个人都想到从我们自身做起,那么才能给这个问题找到解,才会让我们有力。

  【解说】自省如此之难,而批判似乎容易的多。比如,雾霾天气的另一成因,是汽车尾气污染,但在网络上很难有心平气和的讨论,人们往往迅速地把这个科普性的问题转换为各色大批判,好像自己开车这事根本与雾霾无关。

  【曹林】出于一种本能,在我们习惯中,把这个道德当成一个打人的棍子,而不是反省自身,反省自身责任,其实曾经很多专家都谈到过,汽车污染的问题。为什么专家每次谈起汽车尾气污染问题的时候会引起那么大的争议呢?就在于很多人都不愿意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其实我们很多时候,我们开汽车,我们自身的很多行为,其实给这个雾霾,也是这个雾霾的罪魁祸首之一,但是我们不愿意面对,好像我们一面对了,我们也要为这个雾霾承担责任了。这就是很多时候我们谈到道德的时候一种习惯,这样一种习惯也导致了我们这个社会的道德的不断地荒漠化,因为我们只是谈道德的时候都是谈别人,别人应该承担什么责任,我们习惯于做一个道德的消费者,我们习惯去消费道德,而不是去生产道德。我们习惯于别人去当好人,别人去做一个有道德的人,我们来享受别人道德给我带来的好处。很多人都是这样一种心态。而且很多人在谈道德的问题都带着这样一种优越感,把自己是置身事外的,我是一个批评别人不讲道德。

  【解说】说到社会公德,还有一种常见的声音:中国人这事上做得特差,别的国家都挺好的。人们总是能归因到“中国人就是有民族劣根性”上。

  【曹林】我觉得这种习惯性的思维,有三个支撑。第一个支撑就是一种习惯性的自卑。我们经常看到类似的报道够形成了一种习惯性的偏见,好像中国人就比外国人更加不文明,我们的文明、我们的道德好像就低人一等,形成了一种习惯性的偏见,然后渐渐地就形成一种自卑。

  第二点,这是一种习惯性的污名化,习惯性的自我矮化。他是带着一种好像一说中国人怎么样,就显得自己的判断特别高端、大气、上档次,他说这些的时候其实是把自己排除在外的,他觉得我是跟他们不一样的中国人,而且我比他们更文明,我不是和他们一样的,但是我能够看到他们的问题所在,而且我能够批评他们。

  第三点,可能是一种习惯性的惰性。因为看很多问题,他没有去仔细地分辨到底是不是中国人的问题,到底是不是文明素质的问题,他就习惯性的来加了这样一个上纲上线到一个帽子,而大家都这么判断中国人怎么样,中国人的文明就差一些。这个思维太简单了,这样一个答案太容易得到了,那么我们一想到这个简单的答案就觉得它已经是标准答案了,我不乐意继续思考了,其实他有其他的角度可以去观察。

  【解说】乱丢垃圾是一个常见的线万人在广场冒雨看升旗,之后保洁员清理出约5吨垃圾。该新闻自然引发众多中国人缺乏基本的文明素养的评论,而有媒体报道的时候,就拿11万人去除以5吨,最后得出的一个非常荒谬的结论,人均留下了44斤的垃圾。正确算法是5000吨除以11万人,平均每人45克,不到一两。

  【曹林】为什么出现这个最基本的低级的错误呢?就是因为可能有偏见,觉得怎么可能留55克的垃圾呢?他觉得好像44斤的垃圾才更符合我们的偏见,其实这是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后来很多网友调侃说,5吨垃圾去看升国旗,最后留下了11万人,我彻底凌乱了。其实就是因为这种偏见,动不动说中国人怎么样,中国人怎么样。其实后来有人对比了一下说,前留下的垃圾,我对比了一下,美国纽约的时代广场迎新年的时候留下的垃圾可能是我们的几倍,香港尖沙咀广场迎圣诞晚会留下的垃圾可能是我们的几倍,当然我们这么比并不是为了比乱,而是你的判断、比较应该有一个客观的标准,而不是用偏见,用一种习惯性的思维去做比较。

  【解说】那么,我们该怎么提升公民的道德感呢?不少人觉得经济发展了,教育水平提高了,自然道德水平就提升了:等我有了“钱”,还怕缺个“德”?

  【曹林】经济的发展,很多时候是需要道德的。比如说谈市场经济的时候我们经常会用到一个词,好的市场经济,坏的市场经济,这个好的和坏的就说明经济的发展,很多时候是需要一些道德的支撑,否则的话,这个社会就会退化,否则的话,这个社会的经济发展就会受到很多的制约。比如说,假如你的经济发展,你的牟利,你追求利润,没有这种道德的支撑,做包子的随便在馅里面随便添加各种添加剂,做面包的自己从来不敢吃自己做的面包,建房子的从来不敢住自己建的房子,你看,我们这种经济发展无法形成真正的能够赢得别人尊敬的那样一种经济发展。经济发展和道德之间是一种相互的关系,而不是一种经济发展了,我的道德水平自然就会上升了,不是这样一种关系。所以,我们不能等着我们经济发展了,我们道德自然就会提升了,我们要关注到这个问题,假如我们的道德,我们社会之间的信任度越来越低,我们的一些职业的底线被突破的话,那么,我们的经济发展将建立在一个非常可怕的基础上。

  【曹林】一个健康的社会,一个有道德的社会,它首先是一个首先能够各扫门前雪的这样一个社会。怎么叫各扫门前雪?其实就是一种职业精神,每个职业的人,你把你这个岗位,把你这个行业的事情做好了,那么这个社会就不会那么坏了,这个社会的道德就不会那么荒漠化了。而现在我们这个社会的道德、公德之所以出了问题,最基本的问题就在于职业道德的丧失,建房子的不好好建房子,做老师的不好好做老师,做记者的不好好去做记者,生产食品的不好好生产食品。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出了问题。这是最基本的各扫门前雪出了问题。而首先,我们要重新重构这个社会的公德,重构这个社会的道德,首先就是从这个职业道德做起,让每个人在自己的岗位上,把自己的这个责任尽好了。

  【曹林】现在有一种不好的倾向,就是以不道德去对付不道德,甚至以非法去对付不道德。他仅仅只是不让座,但是你竟然去打这个不让座的人,那你就是违法了。他仅仅只是做了不道德的事,你以曝光他的隐私,你以这样一种伤害他的方式,游街的方式来惩罚他,我觉得这可能就是另外一种不道德了,他可能增加我们这个社会的戾气,所以我们还是要克制这种所谓的严厉的惩罚不道德者的冲动,还是能以道德的方式去解决的,道德的归道德,法律的归法律,还是应该有一个边界的。

  【曹林】我觉得政府现在目前还是比较摆得正自己位置的,他没有采取那些一刀切的方式,就是禁止在大城市燃放烟花,它还是那种限放,它还是以一种劝告的方式来引导公众,尽可能少放。我觉得这一点政府做得不错的,并没有以强制的方式。

  因为政府掌握着制定规章制度的权力和责任。在建立制度引导公众讲道德的时候一定要以合法的方式,一定要有讲道德的方式。不能因为我是让你讲道德的,所以我就带有优越感,就会强迫你去讲道德,不能以强迫的方式。比如说现在很多地方,一些地方,好像你不让座了,一些地方就准备出台立法,要强制你、强迫你去让座,我觉得这是不正当的。还有一些地方,一些城市打造所谓的慈善城市,要把慈善作为这座城市的名片。慈善确实是一件好事,是一件非常有道德的事,但是打造慈善城市的时候要注意你的权力边界在哪里,不能以发强迫老百姓捐款的方式,强迫你做好人的这种方式去推进慈善。

  应该以立法来让公众有这样一种预期,那些流血、流汗的好人,政府应该表彰他们,不能让他们流血、流汗又流泪,应该让好人得到好报,而且要让坏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才会让人去做好人,去形成这样一种坏人人人喊打的场面。现在那种讹诈,让很多人觉得不敢去扶老人,不敢去做好事了。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也要通过严厉的立法去打击那些讹诈者,让那些真正做好事的人不会受到伤害,这样才会形成一种风气。

  《一说到底》是人民网人民电视全力打造的新闻评论品牌,这里有最深刻的观点、最生动的表达。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