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单招政策 > 「余途闪小说」放不放炮的事
 

「余途闪小说」放不放炮的事

【论文时间: 2021-11-10 10:34

  老愚小的时候只有很少的钱买鞭炮,一百响的小鞭舍不得一次放完,便一个一个拆开,金贵地放着听“啪”、“啪”的声响,那些炸不开的还得捡回来掰出火药点着看火花。老愚记得那时候春节这几天,大陆暂停打向金门的炮弹,以示节庆。这炮可是真家伙,平日双方互射,虽说打到人烟稀少的地方,可说不准谁赶上了也倒霉。

  今年老愚想放炮崩崩庚子年的晦气,到京城指定的烟花爆竹销售点一看,听说排仨小时的人还没买到呢。黄牛党趁机捞上一把,二百五买的花炮坐地起价五百转手就卖了。老愚张口骂骂咧咧,说:“老子不放了,听孙子放。”这话说得够难听,把放炮的都当孙子啊,要让人听见不得把老愚炸扁喽。

  老愚一兄弟为给闺女买花炮,愣是从早上十点排到下午四点,六个小时没吃没喝也没上厕所。老愚给兄弟竖大拇哥,他也不知道小丫头看着一朵朵瞬间燃掉的烟花懂不懂她老爸的心思。这会儿,老愚觉得相比京城的限放,厦门和金门人要有眼福。大陆和金门停止互射炮弹,春节共同燃放烟花已经三十九年,这招的确是高,火树银花争相斗艳,两岸同胞其乐融融,费不费钱都不重要。

  老愚没放成炮,钱是省了,年三十也没听见京城有多少爆竹声。那该过去的一岁除没除,其实和放不放炮没多大关系。

  听说有人放炮放的不是地方,经好事的人举报,被警方拘留,老愚心理咯噔一下:“这要是我放炮得是什么下场?”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